诃肆-契念

诃肆-契念
爱吃 爱行走在路上 爱手作 爱音乐 爱生活
终于成为freshman (≧ω≦)

辻堂篇 下 end(父辈们的故事)

【辻堂篇】下


我初见朗的时候,他刚刚分化成omega,盘腿坐在家宅后院的草地上,搂着他的狗逗它玩。

纵然beta对AO的信息素气味天生迟钝,我还是能闻到朗身上有一股像是新生的味道。

充满了力量,明晃晃的,像白昼,又好像带着点琥珀色,那就是像阳光一般了,真是温暖的味道。

开怀地笑着,无忧无虑的小少爷,我的朗。

他浅色的瞳毫不畏惧地直直看向我的眼睛,一如后来他坚定地对我说“我爱你”时那样,叫人猝不及防。


朗对色彩有着自己的见解,他喜欢挤一大坨颜料在布上,用手指抹开。朗的每一幅画我都看过,他的画很富有渲染力,叫人看了心里总是热乎乎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似的。

可惜后来都叫他的alpha给扔了,我踏遍了大小回收站也只找到零星的几卷,那些裱起来的用画框框好的估计早让人捡走了。哪里还轮的到我去拾呢。


朗的夫家不允许他画画,好在他晓得偷偷溜出来找我。

他取笑我道他是来与画布私会而不是与我。

我的收入几乎四分之三都贡献给朗的画材了,但是我,甘之如饴。

就像一开始朗追求我时,得到我停留多一秒的目光驻足,他便喜笑颜开,手舞足蹈。

说起来不好意思,虽然我也对朗倾心,但我迟迟不敢答应,朗值得更好的,起码是一个爱他、有能力保护他的alpha。


朗作为一个omega,着实大胆。也正是这样不懈追求着真爱的朗,叫我深深沦陷,溺死其中。

多年之后再回忆起来这些,朗的音容样貌,并不完整。大抵是人老了,记不太清了。

只有少数几张泛黄的老相片反反复复地被我拿在手里摩挲。焦点并没有对准,相片上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却还是能叫我真切的感受到,一如当年不减分毫,我的心因朗而跳动。


朗与我的书信往来寥寥无几,为数不多的几封是在朗怀孕初期被他的alpha锁在家里的时候,经由打小照顾他的管家先生之手,才到了我手上的。

再后来,朗的alpha举家迁移至外国,却没带走朗。

一纸休书让我傻乎乎地以为,我和朗的美好生活就要开始了。


朗那时候,虽然挺着大肚子,撇开家族里的事情,精神倒也好了些许。我呢,则忙着挣钱,一心想要给朗衣食无忧的生活。

那时候熬上几个通宵竟也不觉得困倦,看着朗安静的睡颜我便满心欢喜,更何况,朗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正在努力长大。

我作为一个beta,对omega怀孕的注意事项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虽然有心学习,到底不如有经验的人来的熟识,一路走下来,早就已经离职了的管家先生在一旁帮衬了许多。


至于朗不肯停止妊娠,我多多少少能预料到。

并不是愿意朗这样以自己为代价,但朗的选择,无论我的私心如何,我能做的只有支持。

这是我对朗的爱,最后却变成了对我自己的惩罚。

没有一刻我不在恨自己,没有一刻我不在厌恶自己。

但朗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抱着刚刚脱离母体的光一时,笑得那样甜蜜,那样天真。

好像从前所有折磨只是过眼云烟,好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明媚暖阳,惠风和畅,朗的世界还干净美好,没有阴霾,没有半点儿苦痛的过往……


我知道我没有做错,哪怕让我重来一次,我还是不会反对朗的坚持。

过去的事情,已经无力回天。

与其让朗沉浸在丧子之痛里浑浑噩噩地度过余生,我宁愿让我的爱人满怀喜悦地离开这个灰暗的世界,这个叫人寒心的世界。


从此以后,病痛与贫穷,家族的兴衰,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与生俱来的不平等,屈辱与愤怒……都将与你无关。

从此以后,你的世界里,只有暖,只有光,只有美好,只有爱。

我爱你

我好爱好爱你

我用了一辈子来爱你

……


即使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我终将重新投入你的怀抱。

请你张开双臂,迎接我的到来。


我是这么的爱你,请你原谅我的迟来。

对不起,要你一个人等这么久。


朗,

我爱你。


END


————————————————————

恩  这是正文(孩子们的故事)没开先开了番外的节奏

感谢你阅读到这里  

这篇ABO的世界观其实在随着故事的时间发展而变化

从一开始的O弱  到后来的基本平等(我觉得完全平等在ABO是实现不了的) 其实也是一堆文看下来后被各位太太影响到的  

恩  其实私心是想写一个悲情的故事  但是舍不得虐孩子们  那就拿父辈开刀吧\(//∇//)\


评论

© 诃肆-契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