诃肆-契念

诃肆-契念
爱吃 爱行走在路上 爱手作 爱音乐 爱生活
终于成为freshman (≧ω≦)

辻堂篇 上(父辈们的故事)

【辻堂篇】上
————————————————————
日系背景  abo设定 
此篇BO向  带AO  有生子  无肉
排雷注意

咳咳咳  开始吧
————————————————————

昨天,是光一,与他的爱人——海野 智结婚的日子。

作为光一的父亲,我,辻堂 乾尚贵,并不出人意料地在喜宴上喝醉了。虽然我平素里不怎么喝酒,但要论起酒量来,也还算是不错的。

旁人都以为,我是为着光一而高兴才喝醉的——海野 智确确实实是个好Alpha,否则,我也不敢把光一交给他。

只有我的妹妹和她的丈夫知道,我是因着另外一个人的缘故,才在这么多年后,终于痛快地放肆了这么一回。

等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然是第二天了。

我轻轻撩开厚重窗帘的一角,明晃晃的日光让我猝不及防,双眼煞疼。

窗外风和日丽,看来是个不错的天气,估计光一和智飞往马尔代夫的航班已然离开了本岛。

去到洗漱间,看向镜子里的人。这时候才突然发觉,我的眼睛肿了。这样的浮肿,唯有拿彻夜长哭来换。

为什么我如此笃定。

二十五年前,光一出生的那一天,我曾经以为我花光了这辈子所有的眼泪。现在想想,人究竟是一种怎样神奇的生物,眼泪永远落不完。

刚才来敲门的,是和二。

这个以后要继承我的衣钵的Beta,是我们辻堂家的二男。

虽然和二不是我亲生的——和二是被丢弃在我的工作室门口的一个弃婴。

我似乎是个很值得人托付的人,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光一,也是一个弃婴。一个被此刻逍遥在不知哪个国家的Alpha父亲抛弃的孩子。

不过与和二不同的是,光一是自打一出生,就被我抱在怀里的。

呵,其实我……

我也是个被抛弃的人。

被我爱的人抛弃,被世俗伦常抛弃。

我与光一并没有血缘关系,我也不是可怜的Omega。

虽然早在光一还没分化成Omega的时候,医学技术的提升已经保障了AO的基本平等——除了O的发情期,AO的信息素都可以主动控制,几乎不存在被动捕捉。

但我还是觉得Omega很可怜,起码在我爱的人还没有抛弃我的那个时代,Omega真的非常可怜。

不是沦为生产工具,就是成为联姻的牺牲品。

他们甚至没有自由,去爱一个Beta。

我就是一个Beta。

我爱的人,却是一个Omega。

我爱的人,我的爱人。

我的爱人,却是一个被父母逼着嫁给一位素昧平生的Alpha的Omega,可怜的Omega。

大家都说我疯了,用看疯子一般的目光看着我。

更多的人,在嘲笑我。

一个Beta,能满足发了情的Omega么?

听闻过我鲜血淋漓的爱,高大强壮的Alpha投来的目光,多半是不屑而又充斥着粗暴和诡谲的情欲的。

我常常想,是不是,就是这些人的目光,杀死了我的爱人。

我唯一的爱人。

锦城斋 朗。

这个抛弃了我的可怜又狠心的Omega,却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爱人。

-tbc-

评论

© 诃肆-契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