诃肆-契念

诃肆-契念
爱吃 爱行走在路上 爱手作 爱音乐 爱生活
终于成为freshman (≧ω≦)

【羊花】殊途求白首--伍

#过了个年快要不会打字了w(゚Д゚)w

#总觉得寒假结束前更完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事啊qwq

好的吧 感谢你的阅读

—————————————————————————————————————

[羊花]殊途求白首--伍

CP:卓泽昱X墨颐兰

 

  前些日子因着忧心墨颐兰的事,卓泽昱入夜了也总睡不着,现下他躺在床上枕着药枕,暗含的心思可谓昭然若揭。

  卓泽昱本想着,等大家都睡下了再起来看白日里自己翻鞋袜时找到的东西,却没想到脑袋愈加昏沉,四肢百骸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似的感到倦怠。  

  一个恍惚,卓泽昱便入了眠,便起了梦。

  梦里,素纱轻扬,墨颐兰睡在鹤帐里,轮廓朦胧。卓泽昱上前几步,伸出了手去撩开,却发现只有一株含苞待放的兰花。

  似有似无的兰花香气萦绕在侧,卓泽昱看见幼时的自己与墨颐兰坐在不远的磐石上,小手牵着小手,一如当年的样子,一颗茶糖由墨颐兰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待两个顽童嬉闹着走向远方消失不见,卓泽昱眼前的兰花也盛开了,晶莹娇嫩的花瓣低垂,细小的蕊芯颤栗着,像是仙人簪首的紫玉,清丽脱俗,叫人沉醉香魂。

  卓泽昱有些移不开眼,伸出手去碰,刚触及那柔软的花瓣便被显现出的景象吸引住了目光:

  一位花白了头发的耄耋老人仍是精神矍铄,英姿飒爽地舞着手里的剑,刚毅沧桑的面容看着有些眼熟,独有一双柔情满满的双眸,时常落在盘腿坐着的另一人身上。

  那人一身黑白衣裳,唯有身上披的大氅蓝白相间像极了纯阳的风格,手里拨弹着丝桐为舞剑之人助兴,加之周身温润君子的气韵,颇有道骨仙风之姿。

  卓泽昱有一种感觉,不知为何,他就是能肯定这二人的关系必是秦晋之好。

  原本盯着人舞剑的奏琴之人幽幽转过脸来,意味深长的对着卓泽昱嫣然一笑。这面孔分明就是墨颐兰,那另一老人是谁!

  卓泽昱猛地醒了过来,窗外的浓黑里掺了几丝朝晖之色,他坐起身来,有些后知后觉的想起,那老人之所以给自己熟悉的感觉,因为那就是自己。

  心里有些高兴,也有些不知所措。倘若这是因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倒也罢了。但自己真的打定了主意,卓泽昱想着,自己定是要比现在的自己好上个百倍,才有那个能力护得墨颐兰一世周全。

  卓泽昱盯着雕花的窗棂有些出神,他想要供给墨颐兰的一切须是这世上最好的,卓泽昱知道自己现在的努力还远远不够,无论是钱财也好,名声也罢,这都得自己去挣。

  甩了甩脑袋,卓泽昱掀了被褥下了床,蹑手蹑脚地去到三彩柜前,掏了一沓书信出来。

  靠近日光微亮的窗棂,卓泽昱清晰的看见每一封信的函套外都写着自己的名字。拆开来,浅云色的谢公笺上是墨颐兰跟着颜真卿习得的小楷,毕端毕正。仔细读了内容,卓泽昱惊讶地发现这些都是对自己寄的那些没收到回复的书信的回信。

  轻笑了一声,都整理好了后轻轻放进了自己的包裹里。这些,都得带回纯阳,和那些寄来的信一样,仔细抚平每一丝褶皱和翘角,撒上驱虫的樟木粉存好在上锁的盒子里。

  

  就算卓泽昱再怎么觉得没和墨颐兰待够,七日的时限终究还是到了。墨颐兰起了个大早,包了许多冰天雪地里难寻的药材,抄了几份特效药方还不够,想了想后又塞了几瓶药在自己准备的包裹里叫卓泽昱带回去。

  墨颐兰自是要送人出谷的,昨日便向苏夫人告了晨时的假。两人路过晴昼海,卓泽昱停下脚步看了一番,掐了一朵开得正好的山菍花*,与散下的乌发一道别再墨颐兰的耳后。  

  墨颐兰本想拿掉,却被卓泽昱微笑的样子看一下子痴愣住,再者那副乞求的可怜目光真真叫他不忍心,只好瞪了他一眼继续走着。

  等两人站定在谷口,卓泽昱终于开口问了:“我看见那些信了,你既不寄给我,为什么不扔了?”

  本来在叮嘱他纯阳天冷要多加衣服的墨颐兰不可置信地看着卓泽昱,眼神闪烁着,支吾了起来。

  “……名字…写了你的名字…嗯唔…就…就不能扔么……”

  “嗯,所以我带回去好好珍藏。”说完,卓泽昱拍了拍自己的包裹,嘴角的笑意又扩大了几分。

  也不等墨颐兰抗议,卓泽昱趁着没人瞧自己,快速的在墨颐兰眉间落下一吻。

  “我此刻便回去了,以后我努力能常来看你。如果你要来纯阳玩也好,只是纯阳比不得万花气候宜人,你得提前跟我说,我给你备好一应物什。”卓泽昱压低了声音,有些舍不得地牵了墨颐兰的手摩挲。

  墨颐兰此刻也觉得有些难过,眨巴着泛红的眼眶,抿紧了唇。

  正想放开手的时候,衣袖被人抓住了。卓泽昱听见墨颐兰有些忧心的声音,“你…你回去了还给我写信吗?”

  “当然!颐兰,如果你不想回信了就简单写一个字让我知道你还安好就行,千万别不告诉我就擅自断了联系知道了没。下次再来看我怎么罚你。”卓泽昱捏了捏墨颐兰两颊的肉,还是没舍得用力。

  墨颐兰开心的笑了起来,眼波流转,踮起脚在卓泽昱的下巴上亲了一嘴,蜻蜓点水般掠过了。然后赶忙后退好几步,朝人挥手。

  “走吧,再不出发日落之前你可回不到纯阳。”墨颐兰不由自主地摸上了耳畔的山菍花,冰凉柔软的触感非常舒适。

  卓泽昱道了再见乖乖上马,向前行了二十几步到了拐角口,回过头却还能看见伫立在守卫身边的那个墨色身影在望着自己,心下一动,不由得手上使劲想再回去再说上几句。

  等他调转了马头,那个身影却又不见了,卓泽昱眨了眨眼,知道墨颐兰这是为自己着想,便轻笑一声,再次调转马头往回程上奔走了。

  墨颐兰躲在守卫身后,瞧见卓泽昱疾驰过去,直到这移动的身影变成了一个点,倏忽不见了,才有些怅然若失地回了谷中。

-tbc-

 

  *山菍花——桃金娘 花语: 爱情蜜语  

其实花期是4-5月 文中背景却是初秋怎么说都该8、9月  qwq实在找不到大小颜色开放时间以及花语都合适的花了 请原谅这个bug > _ <

 ←  →

大师兄的故事(策花),少侠不来一发咩~

欢迎建议和捉虫(๑ŐдŐ)b  我会努力做得更好 

评论
热度(3)

© 诃肆-契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