诃肆-契念

诃肆-契念
爱吃 爱行走在路上 爱手作 爱音乐 爱生活
终于成为freshman (≧ω≦)

【策花】杆魂困 -- 上

重要的事情让我来给你们说一遍

第二次把脑洞付诸成文 文笔渣&对话流

没有国家大义没有阵营 我只是想写他们傻白甜谈恋爱

关爱高三狗QAQ

好的吧 总而言之 感谢你的阅读

后文连接在文末 么么哒~

—————————————————————————————————————

[策花]杆魂困 -- 上

cp: 李仲夏x墨芷

 

 上

  墨芷最近一直在做同一个梦。

  梦里,仲夏穿着初见时的那身戎甲一直跟在自己身后,面色温柔地凝视着自己,问他有什么事他却又摇摇头,只说:“我一直在你身旁”。醒来之后墨芷从床榻上坐起身来,觉得梦里那道炽热的视线依然萦绕着,下意识地转头张望,却只能瞧见文曲之聿在案几上静静地躺着。

  墨芷缓缓垂首捂住了酸胀的双眼,他不要文曲之聿,哪怕挖光从舞勺之年就开始照料的药圃里的药材,只要李仲夏能活着回来,他可以什么都不要。

  屋门突然被人撞开,墨芷满心期待地抬头看去,却是二师弟墨颐兰。墨芷自嘲的笑笑,李仲夏活着回来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他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一点,却又忍不住自欺欺人地幻想,那个耍的一手好枪的人会生龙活虎地从角落里猛地窜出来,然后抱住自己说:“被我吓着了吧。”是的,只要他能回来,墨芷心想他再也不会拒绝那个男人温暖的拥抱。

  墨颐兰有点担心师兄,自从前些日子李将军的哥哥给师兄捎来一支笔以及李将军坠崖毫无生还可能的噩耗之后,师兄一直没出过小院。虽然日日送去的饭菜确是动了,可现在一瞧,果真消瘦了不少。

  “师兄,你别太伤心了,李将军他……”墨颐兰话讲到一半停住了,墨芷抬眼看去,只见他瞪着双眼微皱眉头,看着自己。不对,是自己身后。墨芷顺着师弟的目光回头,只有墙壁并无异常。墨芷不知道身为花妖的师弟看到了什么,不过现在他也顾不上什么妖魔鬼怪了,他总觉得仲夏坠崖的原因绝不止日夜操劳所以滑跤那么简单,更何况因为地势险峻天策府没派人去寻尸首。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没有尸首总是让他吊着一颗心,说不定,仲夏就是福大命大到以他的半吊子轻功只是摔残了而已。被好心的山农救回家正在养伤所以没有出现也说不定……

  “……人死不能复生,李将军也一定不想师兄你这样子浑浑噩噩地。”

  话音未落,墨芷破天荒地朝自己最疼爱的师弟怒吼:“谁说仲夏死了的,谁说他死了的!仲夏没死!他肯定没死!”手指颤抖着指向文曲之聿,墨芷早已泪眼婆娑,哑着嗓子说:“他去秦皇陵挖玄晶都没事,怎么会这样死了呢……”墨芷的肩膀微微耸动,泛红的眼眶再也蓄不下滂沱的泪珠。

  墨颐兰看着墨芷身后的鬼魂焦急的绕到墨芷的面前,笨拙地蹲下身躯来伸出半透明的手想要拭去墨芷脸上的泪水却直直穿了过去。

  墨颐兰是见过李将军的,那位身披铠甲国士无双的天策将军。那个能让一向风轻云淡的师兄双颊绯红或者像现在这样哭得伤心欲绝的李将军,此刻他的魂魄,只能虚妄地摆出一个像是将墨芷搂在自己怀里的姿势,明明那么担忧师兄,满腔的无奈与不舍,可是却什么也做不了。

  墨颐兰走近床榻,那鬼魂默默让开了位置,他眼里掩不住的心疼让墨颐兰忍不住鼻头一酸。替李将军的魂搂住了师兄,墨颐兰轻轻开口:“我知道李将军死了,是因为我能看见他的魂一直跟在你身后,人死而魂不灭,执念太深便化为鬼。“

  墨芷身子一僵,难以置信的表情浮现在脸上。墨颐兰伸手指了指墨芷的身侧,墨芷却背过身子没去看哪个方向。“我不是你,我看不见他。“墨芷缓缓吸一口气,终是摇了摇头。

  “师兄,如果你想见他,要不要我去请卓道长来一趟,他一定有法子。“

  墨颐兰说着,起身去取了文曲之聿来塞进墨芷的手里。“师兄,我猜想,李将军是附身在了这笔上。”

  墨芷低垂着眼,这几天来第一次细细打量手里的笔。镶金的香柏木不带金器的凉意反而触感温润,赤兔耳毛柔软缠绵。墨芷虽是知道仲夏的心意但不曾有过回应,却不曾想,这情已成执念,让仲夏这般不肯归去。指尖摩挲着温良的笔杆,过了良久,墨芷终是开了口:

“好。”


-tbc-

 【中】← 后文请戳  

 【下】← 后文请戳

# 二师弟墨颐兰真的是花妖你信我啊!好想剧透二师弟的CP

# 后续估计要写李仲夏的回忆= = 嗯肯定是元旦时候的事情了。。


欢迎建议和捉虫(๑ŐдŐ)b  我会努力做得更好 

评论(6)
热度(4)

© 诃肆-契念 | Powered by LOFTER